欢迎来到中考院

本站小编为您准备了以下关于国民党实权人物排名相关的内容。相关词:军统不敢惹的级别|国民党10大元老|蒋介石将领排名|军统十枝花的真实照片|军统为何对桂系不起作用|国民党元老资历排名|国民党高级将领排名图|民国时期国民党实权人物排名|国防部二厅和保密局谁大。

1926年5月,中国国民党【guómíndǎng】[zhōngguóguómíndǎng]二届二中全会【èrzhōngquánhuì】通过《整理党务决议案[juéyìàn]》,规定不得怀疑和批评孙中山【sūnzhōngshān】及三民主义(sānmínzhǔyì);加入国民党的中共党员(zhōnggòngdǎngyuán)名册须交国民党中央【guómíndǎngzhōngyāng】执行委员会(wěiyuánhuì)主席保存;在国民党高级党部任职的中共党员人数不得超过1/3,并不得充任国民党中央机关之部长等。过往的党史研究一般认为,《整理党务案》是蒋介石[jiǎngjièshí]联合国民党右派对中共的打击和限制。时隔90年,伴随着档案材料的解密以及相关研究的丰富,回顾这一事件,我们不禁要问:整理党务案发生的背景是什么?它真的是蒋介石蓄谋已久(xùmóuyǐjiǔ)的对中共的一次打击吗?而它的发生,又是否预示着国共合作【guógònghézuò】不可挽回、必将走向破裂呢?这一切,都要从第一次【dìyīcì】国共合作的历史说起。

孙中山去世后国民党的内部分裂与蒋介石的崛起

一般认为,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[dàibiǎodàhuì](quánguódàibiǎodàhuì)的召开,标志着国民党改组的完成及国共合作的正式建立。大会选举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,共产党【gòngchǎndǎng】员【gòngchǎndǎngyuán】李大钊(lǐdàzhāo)、谭平山[tánpíngshān]、毛泽东【máozédōng】、林祖涵【línzǔhán】、瞿秋白[qúqiūbái]等10人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或候补执行委员,约占委员总数的1/4。会后,在国民党中央党部【zhōngyāngdǎngbù】担任重要职务的共产党员有:组织部长[zǔzhībùcháng]谭平山,农民部长林祖涵,宣传部[xuānchuánbù]代理部长毛泽东等。在此之前(zàicǐzhīqián),中共三大[zhōnggòngsāndà]已经通过决议,要求全体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,与国民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【tǒngyīzhànxiàn】。

1925年孙中山辞世,国民党内部争夺领导权【lǐngdǎoquán】的斗争开始爆发:先是冯自由(féngzìyóu)等在北京组建中国国民党同志俱乐部(jùlèbù),否认中央权威;接着是廖仲恺(liàozhòngkǎi)遭党内不满容共政策的右派刺杀,国民党最高领导层[lǐngdǎocéng]因此破裂,被认为参与暗杀的胡汉民[húhànmín]和许崇智(xǔchóngzhì)被迫离开中央;最后是林森、居正、邹鲁等(zōulǔděng)国民党元老和中央执行委员在北京西山集会,提出取消共产党员在国民党中之党籍、开除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中的共产党员、解雇顾问鲍罗廷(bàoluōtíng)等主张,与广州的国民党中央分庭抗礼[fēntíngkànglǐ]。一时间[yīshíjiān],国民党内部风雨飘摇(fēngyǔpiāoyáo),党内高层在联共还是分共的问题上争吵不休[zhēngchǎobùxiū]。在这个历史的十字路口[shízìlùkǒu],蒋介石开始登上了权力的舞台。

1924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建立陆军军官【lùjūnjūnguān】学校(即黄埔军校(huángpǔjūnxiào)),训练革命军队,孙中山任命蒋介石为校长兼粤军总参谋长(zǒngcānmóucháng)。而蒋介石左倾的政治立场[zhèngzhìlìcháng],更是受到当时名为苏联顾问,实为孙中山去世后国民党第一实权人物鲍罗廷的赞赏。_国民党10大元老wWW.dYZKY.nET

早年的蒋介石对苏俄充满了景仰。早在1919年1月1日的日记中,蒋介石就写道:今年拟学习俄语,预备赴俄考察一番。十月革命(shíyuègémìng)胜利后,他更是表示企仰靡已。在访问莫斯科[mòsīkē]期间,蒋介石更是通读了《马克思[mǎkèsī]学说概要》和《共产党宣言》等著作,领略真味,不忍掩卷。

1925年8月,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遇刺后,鲍罗廷通过一年多的考察,认定蒋已经成为可靠的左派将领,使其担任广州卫戍司令[wèishùsīlìng],与国民党的领袖汪精卫【wāngjīngwèi】以及粤军总司令【zǒngsīlìng】许崇智组成三人最高权力小组。随后蒋介石又以许崇智的下属与廖案有牵连为由将许解职。这样一来[zhèyángyīlái],蒋介石就由国民党一大时连中央执行委员都不是的边缘人物,一跃成为了除汪精卫以外的国民党第二号【dìèrhào】政治人物。

扑朔迷离【pūshuòmílí】的中山舰[zhōngshānjiàn]事件

随着蒋介石在国民党内地位急剧上升,他与国民党头号人物[tóuhàorénwù]汪精卫之间不可避免(bùkěbìmiǎn)地有了摩擦。恰在此时[qiàzàicǐshí],鲍罗廷被调回苏联,接替鲍罗廷工作的季山嘉[jìshānjiā]和蒋介石在北伐等一系列【yīxìliè】问题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,而汪精卫和季山嘉之间则磨合的好得多(hǎodéduō)。正如暴发户(bàofāhù)普遍对自己的财富缺乏安全感【ānquángǎn】那样,上升太快的蒋介石,也对自己的地位产生了忧虑,就在这个当口,中山舰事件爆发了。

中山舰事件多年来扑朔迷离,众说纷纭【zhòngshuōfēnyún】。传统的中共党史【zhōnggòngdǎngshǐ】叙事认为这是蒋介石蓄谋已久的反共阴谋,而国民党方面则坚称中共与苏联企图合谋绑架蒋介石。近年来【jìnniánlái】,随着档案材料的开放,中山舰事件的真相也逐渐浮出水面。

中山舰事件前一月,蒋因不堪党内纷争,向汪精卫正式提出赴俄休养。汪精卫同意了他的请求。此时刚好有一艘装载军火的俄国商船前来广州,坊间传言,因蒋与季山嘉不睦[jìshānjiābùmù],苏联判定蒋是反革命[fǎngémìng]分子,怂恿汪精卫除掉蒋正好将蒋强掳上这艘商船,经海参崴(hǎicānwēi)押往莫斯科受审。

而在3月18日,一艘日本商船在黄埔江面遇劫,船员向黄埔军校求助,要求派船驰援。因为情况紧急(qíngkuàngjǐnjí),中山舰被紧急调离广州,驶往黄埔。中山舰驶出不久,因俄国考察团【kǎochátuán】提出要参观中山舰,海军局局长【jújúcháng】、共产党员李之龙【lǐzhīlóng】于是打电话[dǎdiànhuà]请示正在广州的蒋介石,告知俄国考察团参观一事,并询问是否将中山舰调回。未经允许的调动,加之李之龙共产党员的身份,以及事先汪精卫屡次询问他是否在黄埔,使得蒋介石顿生疑虑:中山舰没有我的命令被调到黄埔,如今因为我不在黄埔在省里(广州),他就要开回来,这究竟是什么事?几番思索之后,蒋介石断定,这是中共和苏联的阴谋,欲将他绑架至苏联,除之而后快[zhīérhòukuài]!

在一番心理斗争后,3月20日,蒋介石以兼任卫戍总司令的身份,调动武装部队[wǔzhuāngbùduì],包围了苏联顾问团(gùwèntuán)在东山的住宅、共产党的机关、汪精卫的住宅,随后派人占领海军局,并逮捕海军局长李之龙和中山舰代舰长章臣桐(zhāngchéntóng)等人,是为中山舰事件。

中山舰事件发生后,汪精卫忧愤交集,愤而出走;而苏联和中共方面,出于统一战线和长期战略方面的考虑,也都选择了妥协退让,季山嘉被撤换,鲍罗廷则是临危受命【línwēishòumìng】,重新回到广州主持工作。

中山舰事件后,蒋一度极端惶恐和焦虑,因为以他当时的地位,既不足以[bùzúyǐ]抗衡汪精卫所统帅的党务系统的发难,更无法挑战苏联方面在军校和部队中的势力。然而,汪精卫出于他文人的气质一走了之[yīzǒulezhī],而苏联方面秉着长期利用的想法选择了退让,这是蒋介石无论如何[wúlùnrúhé]没有想到的。只有理解了蒋介石的这种心境和各方博弈的背景,我们才能理清整理党务案发生的逻辑。

整理党务案:既是限共,也是联共

中共三大和国民党一大各自确立了两党合作的政策。但是,两党对于这种合作关系的认知,并不相同[bìngbùxiāngtóng]。中共方面一开始便将两党关系[liǎngdǎngguānxì]称之为(chēngzhīwèi)合作关系;而国民党方面则有所不同(yǒusuǒbùtóng),在最初两年多的时间里,一直没有认同两党关系为合作关系。在孙中山看来,中共不过是北京一班新青年的小组织,都是些在政治上【zàizhèngzhìshàng】没有修养的年轻人[niánqīngrén]。在国共合作的初期,国民党方面一般都只说容纳共产分子。中共在最初一段时间[yīduànshíjiān]里也是认同容纳共产分子这一提法的。然而,随着中共势力的日长以及与国民党抗衡意识的增强,联共逐渐取代容纳共产分子的提法。而国民党正式承认国共关系为两党合作关系,并规定两党合作的具体措施(jùtǐcuòshī),正是在1926年5月召开的二届二中全会以及这次会议所通过的《整理党务案》。

中山舰事件后,蒋介石一方面【yīfāngmiàn】要回应国民党内对共产党日益增长(rìyìzēngcháng)的疑惧,另一方面(lìngyīfāngmiàn),蒋介石此时思想依旧左倾,他认为策划加害于(jiāhàiyú)他的只是季山嘉和汪精卫及少数共党成员的阴谋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和鲍罗廷展开了多次的磋商,两边妥协的结果,就是《整理党务案》。WWW。DYZKY.nET|国民党高级将领排名图

该议案提出,共产党应将国民党内之共产党员,全部名册教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保管,中央党部部长须不跨党者方得充任,凡属于国民党籍者,非得有最高党部之命令,不得别有组织及行动等等。限制中共,自是蒋介石提出《整理党务案》的初衷和重要考量,但另一方面,蒋也看到中共势力的迅速增长,而不得不【bùdébù】承认两党合作这一客观事实【kèguānshìshí】,从而首次以大会决议案的形式确认两党合作关系,以及召开两党联席会议【liánxíhuìyì】。过往学界的研究,往往只强调了整理党务案对中共的限制,却忽视了议案对中共地位的承认。

当时对《整理党务案》攻击最力的不是中共,而是一直要求分共的西山会议派。西山会议派所看重的正是《整理党务案》所承认的两党合作这一名分。西山会议派认为,《整理党务案》是广州国民党中央与共产党订立的妥协条件,将容纳共产分子变为两党合作,意味着(yìwèizháo)国民党从此将变成国共联合党(liánhédǎng),这是万万不能[wànwànbùnéng]接受的。

自《整理党务案》提出后,蒋介石在多数场合仍将国共关系表述为两党合作。如1926年7月24日在给国民党元老张继的信中写道:本党与共产党合作,为总理与仲恺兄【zhòngkǎixiōng】在日所确定,革命势力必求团结,共产党主义虽与本党有别,其致力革命则人所共认[suǒgòngrèn]。1926年8月25日,蒋介石在国民党湖南省[húnánshěng]第二次(dìèrcì)代表大会上演说时,又一次强调:中国共产党[zhōngguógòngchǎndǎng]是革命派(gémìngpài),我们应该联络。先总理要联合共产党与国民党合作,革命势力方能增长,革命精神方能发展。但在同志有许多怀疑者[huáiyízhě],引起许多的纠纷。西山会议派对于本党自相倾轧,亦即以此。殊不知(shūbùzhī)中国共产党本是中国革命一部分(yībùfēn)的力量。

文章信息

分类:国民党实权人物排名